首页 > 手游发行 > 正文

一家“性福”的有点凌乱的手游发行商
2014-02-08 19:03:36   来源:   评论:0 点击:

年前去望京参加完触控科技的一个新闻发布会,当时听陈昊芝谈了几个关于移动游戏的几个问题,毕竟圈子只有这么大,知识量就那么多,记者们提出的话题也难免显得沉闷,不过陈昊芝的回答确实给予笔者一些启发,在此作一点小小的分享。
\

  年前去望京参加完触控科技的一个新闻发布会,当时听陈昊芝谈了几个关于移动游戏的几个问题,毕竟圈子只有这么大,知识量就那么多,记者们提出的话题也难免显得沉闷,不过陈昊芝的回答确实给予笔者一些启发,在此作一点小小的分享。

  内容输出简单,方式输出困难

  国内移动游戏出海已经不是什么新鲜事,也有很多做的好的流水能达到千万,但是相对于《植物大战僵尸》、《百万亚瑟王》等海外产品大举进入中国市场,起码我们自己的开发者和发行商还做得不足。

  笔者这么写难免有”站着说话不腰疼“的嫌疑,造成大环境的因素总是多样的,但是陈昊芝这句“内容输出简单,方式输出困难”让笔者很有触动。以武侠题材的手游为例,国内市场的佳作有很多,但是出海后特别是在进入欧美市场时,反响很一般。

  或许很多人会认为“洋人不懂中国的江湖”,他们不理解中国的武侠文化是什么。笔者认为,不是老外不懂而是我们的实践不够,举两个简单的例子,《卧虎藏龙》和《功夫熊猫》,前者是以“很东方”的武侠故事讲一个姑娘和人私奔,结果没有落下好下场,顺带还坑了自己的两个师傅,后者就是以“武侠的皮”讲一个美国吊丝逆袭的故事,而且这种故事在老美的剧本里不知道被讲过多少遍。

  在游戏产业中,同样也有这种方式的问题,以《起码与砍杀》这类中世纪骑士题材的游戏为例,那简单到不能再简单的操作方式,以及粗糙的人物造型和场景设计,很难想象这款游戏在世界范围内取得这么大的成功。

  制作游戏就是在讲一个故事,故事内容可以很老套,但是讲故事的方式一定要唬的住人。另外,本段的话题也可以上升到一个伦理学的高度——论“诱奸手游玩家”和“强奸手游玩家”的不同。

  IP是网络社会化的产物

  关于《捕鱼达人》的IP争端已经是圈里“炒的不能炒”的话题之一,除了谈论IP大环境和版权维护措施之外,陈昊芝的一句“IP是网络社会化的产物”很吸引笔者。

  “同类手游产品,有知名IP和没有知名IP的数据相差7倍”,且不论陈昊芝这个说法在各种产品的适用性上有多可靠,但这句话也多少透露出了整个手游发行行业对IP产品的认可。IP对于手游产品最大的价值,在于推广和发行上的作用。

  不论是动漫IP、电视IP、网络小说IP,在拥有一定的用户关注度后,相关的周边产品自然会出现,比如日本的《高达》系列模型、《海贼王》手办这类产品。在移动游戏上,IP的这种传播作用被进一步放大,移动游戏的社交属性可以很快地汇集一群具有相同兴趣取向的用户,大数据推广方式以及各种追踪用户习惯的方法在移动端也被广泛使用。

  虽然,现在移动游戏主要的推广方式还是利用各种资源冲榜、刷量,不过IP在移动游戏上的广泛使用为产品的推广也提供了不同的路数——“与其等待用户,不如去追求用户”。

  相对于传统的方式,IP的社会化推广应该是更为主动的,而且在优质渠道资源和分成问题总是困扰开发者和发行商的当下,主打IP产品也是为自己多留一条后路,多留一分话语权。

  触控科技——“性福”的有点凌乱

  同在北京,笔者经常有机会去参加各种产品发布会,触控科技平时也没少跑,这家公司给笔者最大的感觉就是“触控幸福的有点凌乱”,作为2013年,移动游戏行业最成功的一分子,陈昊芝和触控科技的故事,业内已经耳熟能详,这是触控的性福,毫无疑问的性福。

  “凌乱”也是笔者自己对触控的感觉,一家快速发展的游戏公司会有哪些方面的“凌乱”,相信很多手游同行都深有感触,这里就不说破了。

  最后,请原谅笔者标题党的小把戏吧。

相关热词搜索:手游发行商

上一篇:手游发行另辟蹊径 百度多酷“定制化”或引行业趋势
下一篇:APP海外优质推广渠道汇总:其实是海外手游发行

分享到: 收藏
评论排行